服务热线: 0755-28767633
华体会网页版:香港女孩遭跨境网暴跳楼身亡!母亲:望内地香港警方协力追查
日期: 2022-09-08 来源:华体会hth登录入口 作者:华体会官方网址

  7月26日,香港天水围,18岁的女孩奈奈,打开了某社交平台的直播功能,在直播间众人的围观中,她来到十几层楼的楼顶,用椅子和书本垫着爬上护栏,翻身一跃而下,结束了自己的生命。

  年轻女孩为何自杀?在最初讨论中,这是一个女孩在网络骂战中不堪其扰,最终走向崩溃的故事。但随着女孩的家人和朋友们拼凑出她生前最后几个月的经历,人们才发现这个孤独的女孩,是如何试图在虚拟世界中寻求友谊和安慰,却终被匿名的恶意与嘲讽所吞噬。

  据了解,奈奈父母皆在内地经商,姊弟目前亦身在内地。奈奈在香港出生,由外婆一手带大。婆孙相依为命,感情深厚,同住天水围一屋苑,聘有家佣照料日常起居,由于奈奈不忍外婆独自在港无人照顾,决定留港相伴。

  奈奈母亲介绍,奈奈从小就有轻微自闭症,2到6岁在特殊教育班就读,老师评估后认为奈奈可以念普通小学。

  进入初中后,发育期的荷尔蒙加剧了奈奈的自闭症状。她跟同学渐渐聊不到一块儿了,也没法顺利融入同龄人群体,同学不愿意跟她做朋友。

  此外,奈奈在12岁时患上二型糖尿病,服药后身材发胖。初三时,同学在学校食堂了她吃饭的照片,还P成过度肥胖的样子贴到学校贴吧,嘲笑她肥胖。这种嘲笑持续了近半年。

  外婆忆述,奈奈早年于天水围一间中学读书期间,疼惜奈奈的外婆每日准备精致的盒饭,由家里佣人送到学校。由于盒饭餐点吸引,不少同学趋之若骛,令奈奈深受大家欢迎,可惜树大招风,疑有同学心有妒忌,竟在网上抹黑欺凌奈奈。事件当时惊动校方,校长及社工亦介入跟进,奈奈则要求对方就事件道歉,最终不了了之,不仅没有好转,欺凌的情况日趋严重。

  饱受欺凌问题困扰的奈奈,最终于中三转学,改为读资讯科技相关的专科。外婆指,奈奈一直憧憬校园生活,希望终有一日可入读大学,但疑因中学生活带来的阴影,令她惧怕人多的环境,于是近些年休学在家。

  不过,精湛的动漫画技令奈奈找到另一片天。她于网上开设账户,分享自己的画作并获得青睐,后来更有粉丝团,部分画作更成功售出。

  可惜,她再次遭遇到网络欺凌。 奈奈的一名网友,网名为“@禁止进入”,还原奈奈这两年来的遭遇和事发经过。

  起因是一款日本手机游戏《康帕斯:战斗天赋解析系统》。2020年,这款游戏推出一项比赛活动,在比赛中获得全区排名前十的用户,可以获得金色头像。

  奈奈是这款游戏的忠实粉丝。她在活动中,把网络ID改成“拿不到金头就自杀”,大部分人把这个网名当玩笑看,但也有部分的网民记住这个账号,在奈奈没拿到游戏前十名后,要求她兑现承诺,成为网暴奈奈的开端。

  在活动结束后,一名用户将奈奈当初改ID名的相关记录,投稿至“康帕斯隔空喊话bot”,要求奈奈“说到做到”,并在一段时间内,向该账号投稿了大量辱骂内容。

  2020年,奈奈也曾服药自杀,传服药照片证明自己兑现承诺, 紧急抢救后被救回。奈奈也曾经换账号避开网民骚扰,但还是会被找到。

  据悉,“隔空喊话bot”是在某个游戏或动漫作品的粉丝群体中,“圈内人”通过匿名形式对话的账号。由于其匿名性和不审稿的特性,这些账号变成了发泄不满、攻击他人的渠道。

  一些网友将其斥为“厕所”,意思是经常通过这种账号侮辱他人的行为是在“上厕所”。据观察,在这些账号上投稿的人,大多为14、15岁尚处于青春期的小女孩。对于网友的斥责,她们则欣然接受,自称“厕妹”。

  围绕着“厕所”的“厕妹”通常代指“认为自己生活不幸、有心理疾病,身处绝望之中”的人,他们以自己生活不幸福、有精神病为由说话充满戾气,仇视幸福健康的人,时常咒骂他们眼中的“健(康)的人”,认为这些人“偷走了我的人生”、“凭什么?”

  带头网暴她的也是一名“厕妹”,自称也患有精神疾病,是15岁的少女。嫉妒同样患病的奈奈能因病休学在家,却被父母强迫上学;此外,更以奈奈家里住在香港天水围大楼、家里有佣人为理由断定就她是富二代,加上奈奈时常分享和妈妈感情好,“仇富、嫉妒”等理由,成为这些“厕妹”加剧网暴的理由。

  2020年4月,奈奈用别的账号加入“厕妹”们建立的QQ群组,却被发现身份,令网暴加剧;“厕妹”们仗势不审稿机制,大肆批评,在某群组匿名嘲讽,奈奈曾表示自己患有情绪病,希望“厕妹”停止霸凌,反遭“厕妹”嘲笑。

  事发当日,奈奈又被于网上公开嘲讽,17时24分她社交平台发布位于停车场上方的画面,有香港网民就奈奈发布的地点寻人。后来她又跑到某社交直播,许多“厕妹”涌入留言中嘲讽,但亦有网民赶紧阻止。

  奈奈的手机最终只看得到朝向天空的静止画面,而她的手机后来被证实损毁,资料未能恢复,现场留下简短遗书。

  遗书里,奈奈写道:“正因为现在的我太在意别人的目光,太爱拿自己和别人比较,才会逼得自己无法呼吸。我好想像一个正常人那样正面面对生活,我讨厌这样的自己。请原谅我做出这么极端的行为,我真的很爱你们,但我做不到自爱。我好难过,直到最后。”

  事情发生之后,以康帕斯隔空喊话bot为原点,“厕所”和“厕妹”很快成为了这场舆论漩涡的关键词,一场关于“厕妹”和“厕所”的骂战也由此开启。

  7月28日,奈奈的网友们整理了她遭受网络暴力的完整时间线,并发布在网上。她们提到:“我们并不希望引导网友们一时的愤怒和恨意,微博不是法庭,我们也并不拥有依据情感与直觉对另一个人定罪量刑的权力。”

  奈奈的好友表示,不是所有“厕妹”都参与网暴,她也希望不要“一棒子全打死”,“我们只想以法律渠道找到网暴奈奈的那些人。”

  尽管最初与奈奈发生冲突的人基本已经注销微博账号,但这场声讨仍在继续,范围扩散至康帕斯游戏圈外。

  据北京青年报报道,有些与此次网暴事件无关的“隔空喊话 bot”也被卷入其中。部分 bot 的运营者不仅收到大量辱骂言论,而且还被网友扒出真实姓名、电话、住址等真实信息。

  另一个“隔空喊话 bot”的运营者就因为不堪辱骂骚扰和人肉威胁,暂停了更新,也曾申请过注销。该账号的运营者表示,奈奈自杀后,不仅有人发私信辱骂她“阴湿的老鼠不该存在”,还有人将她运营的这个账号挂到了广场上,扬言要人肉她。

  品性善良的奈奈,于睡房墙壁上贴了一张人生守则,包括“友善对待他人,不骂人不人身攻击他人”、“不吸毒不吸烟不吸不麻不自残不自杀”、“多关心身边人,多帮助他人”、“学会自信,爱自己”,也提醒自己有心事不开心时,找他人倾诉。

  奈奈在社交平台开直播自杀后,奈奈的母亲悲伤不已。奈奈母亲说,事发当日她人在深圳,奈奈跟外婆两人待在香港,“她突然冲出去开了直播跳楼,有香港的网友也看了,赶快去报警。等我知道的时候,人已经不在了。”这令她十分意外,希望透过警方厘清,7月26日那天,奈奈到底经历了什么?

  许多网民找到奈奈母亲,希望帮助她一起搜证找出网暴奈奈的“厕妹”,现在声援奈奈的网民组建了证据群组,也找到3个主要带头网暴的账号,不过这些网暴者账号现在都已经注销。

  奈奈母亲表示,已经在香港向警方立案,内地的部分,她仍在搜集证据阶段。“如果有必要的话,两地都会立案”,她说,不论耗时多久,有决心找出网暴奈奈的人。

  现时香港并没有就网络暴力立法,而内地虽近年网络暴力案件激增,但要做到刑事起诉,还是需要以公然侮辱罪、寻衅滋事罪等罪名起诉,罚则相对伤害和杀人罪较轻。奈奈的案件涉及内地和香港两个司法管辖区,而网暴者也分散在QQ、微博和B站等平台,又是长期且成组织的活动,令案件更加复杂难解。

  2018年四川德阳女医生遭网络暴力自杀,3年后,两名网络暴力她的男生被依侮辱罪分别判有期徒刑1年6个月、缓刑2年,及有期徒刑6个月、缓刑1年。

  2021年10月,湖南网络主播“罗小猫猫子”在山东济宁汶上县喝农药自杀,事发时直播间有网民起哄。事发后,有网民要求以“教唆杀人罪”起诉这些要“罗小猫猫子”自杀的网民。

  当时有内地律师指出,“罗小猫猫子”案难以“教唆杀人罪”立法,但起哄寻乐、怂恿他人自杀,无疑是扰乱公共秩序的滋事行为,网络直播间亦是公共场所。如果具有辱駡、恐吓等非常严重情节,行为人还可能涉嫌刑事犯罪,构成寻衅滋事罪可判5年以下有期徒刑。

  纠集他人多次实施前款行为,严重破坏社会秩序的,可处5至10年徒刑及罚款。不过,当时即有不少网民质疑这些罚则在日益猖獗的网络暴力下“太轻手”。

  回到此次事件,有微博网民就提醒奈奈母亲,由于网络暴力的法律管制仍缺,“过去许多网暴未致死的案件都没有立案成功”。不过奈奈母亲表示,她仍然相信中国是一个法治社会,若最终加害者被判无罪,她会相信法律、接受结果,但最起码“要先找出欺负我女儿的人”。

  该案目前未到刑事起诉阶段,横亘在奈奈母亲面前的,还有在内地和香港两地繁复的立案过程。

  香港特区立法会议员江玉欢表示,对奈奈自杀感到非常难过,也希望她的家人安好。不过,她也直言“政府没有立法禁止网络欺凌,非常难在刑事诉讼上还奈奈公道,也不太可能启动香港和内地的司法互助。”她坦言,目前香港并没有专门处理或规管网络欺凌的法例, 香港警方不能向内地提出调查取证等司法互助请求,建议香港政府首先立法禁止网络欺凌,然后在民事法上也立法让被网络欺凌的人士可以得到民事补救。

  奈奈母亲表示,不清楚两地警方有无办法循既有机制合作办理该案,亦不知道这条路要走多久,过程会否磨人心神、加剧她的痛苦,但她表示,对这一切都有了心理准备,她相信“法律会还我一个公道”。

分享到:
华体会hth登录入口